[太中]他和猫

流水账注意,6000+字

感情上比较笨拙的两人,智商时而下线的太宰和比较聪明的中也

OOC请见谅

----------------------------------------------------------

在看见那只黑猫时,不知怎的,中原中也就想起了过去。

也是像这样,回家的途中无意的发现一只蜷缩在垃圾桶背后的黑猫。明明十分不起眼,却莫名的牵动着他的心。

不管它的话会死吧。带着些许醉意的中原中也想,沉思几秒后,他走上前抱起那只黑猫,十分轻松。这点倒是和以前不一样,这次应该会养很久吧。中原中也愣了一下,露出一个稍显无奈的笑容。

或许吧。...


[奈因]执子之手

架空paro

奈因普通人

希望奈因可以得到幸福

——————————————————————


回忆如同一条金色锁链将我们紧紧缠绕。

即使我们之间从不过多诉说爱语。


比起未来,伊奈帆更专注于现在。

所以当加姆和起助在一旁讨论着对未来的畅想,甚至幻想着未来的新娘,他只是拿着手机查看着超市的特价消息。
雪姐也曾一脸担忧地问过伊奈帆,“难道就对未来生活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吗?”

“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不就是出生,进入学校学习,就业,然后找另一个普通人结婚生子,最后死亡吗?”伊奈帆如是回答,不出所料看见雪姐一副幻想破灭般的憋屈样子。
他一直都知道雪姐想把他和韵子凑成一对儿。...

[金女主]Dream

FEX设定

金女主双向暗恋


在这个破碎的,即将消亡世界里,有时候也会做梦。像是从天空掉入深海一般,一瞬间眼前变得漆黑。

有时候会梦见金发碧眼的少年、紫发褐肤的少女。

有时候会梦见叫嚣着要成为第一的少年、宅在房内坚决不出去的少女。

有时候会梦见不善于关心人,但十分温柔的青年、口是心非,总是自信满满的少女。

也有时候会梦见——

一位金色的王。


梦中的记忆太过温柔,总会使得岸波白野不愿醒来。即使事实残忍,但一旦化作回忆,那份残忍也会化作一缕清风,轻柔地拂过心尖。

但那是属于「岸波白野」的记忆。

不知是听谁说的,相比肉体,灵魂才是最重要的,那是自我产生的证明...

收藏文合集

浜虎

奈亚

江空月白烂不收:傻白甜三十题 02「告完白后不敢承认」

partialityhiroc_夏暮:【P站译文】 黄昏に君想う

                                    「怪盗×...

[奈因]Different Fate and World 02

00  01


伊奈帆观察着自己目前身处的建筑。装潢偏古典欧式风格,大部分家具为深红色,给人一种优雅却又压抑的感觉。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斯雷因的家么?

斯雷因穿着米色的毛衣走在前面,从伊奈帆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听见斯雷因时不时询问自己的过去。白金色的发尾零零碎碎遮盖着斯雷因的脖颈,米色给整个人染上一抹温暖颜色。
这和他的认识有些不同。在伊奈帆的印象中,除了最初见面时斯雷因是穿着火星士兵的蓝色军装,之后一直是身为伯爵的红色制服。

整个人总是被一层绝望和冰冷所笼罩,更别说与温暖这个词沾边。


“这么说,Archer——”斯雷因站在木质的楼梯上,转过头看向...

[奈因]Different Fate and World 01

Part.0:http://605547394.lofter.com/post/44e142_6018c9d


fate beginning

这场战争究竟会持续多久呢?界冢伊奈帆脑海中有时也浮现出这个问题。

身处战争的悲凉并未因他们最大敌人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即将死亡而消失,伊奈帆看着浑身鲜血的少年如同断线木偶倚靠在战斗留下的断壁残垣上,反而像是被人掐住颈脖掉入水中,窒息般的绝望充斥心中。
即使是当时亲眼目睹起助的死亡虽感到无力愤怒也没有涌现出这种情感,而他的理智与自控力也让他按下愤怒与悲伤,冷静地分析现状战况,为朋友报仇。

“伤太重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吗。”说着听似不容置疑的话,语气也平...

[奈因]Different Fate and World

id=46722551
从P站上无意看到这张,然后脑洞大开orz

不过如果伊总是Master的话会不会出现:

伊:斯雷因,坐这里(拍大腿)

斯:请不要开玩笑,Master。

伊:没有开玩笑。斯雷因,我命令你过来坐在这里。

斯:(有这样浪费令咒的吗?!)

———————————————————————————————

如果向神祈求,是否命运会有所不同?

战争可以被避免,死去的人们可以继续在世上微笑度日,本应是敌人的双方饮酒共庆和平。

假如有神的话……


「斯雷因·特洛耶特。」

如同废墟一般的建筑中,黑发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叫着他的名字。...

[奈亚]蛋糕甜腻

猫鼠游戏paro

奈亚互相单箭头,感情朦胧


亚特是一个甜党,自然也喜欢那些精巧又甜腻的蛋糕。虽然很想进甜品店里坐下取暖并且品尝蛋糕的美味,但是又担心那个人因此找不到自己。

太宠溺他了吗?加斯奎先生也不止一次的教育过他,不能让这个人太过放任。

他毕竟是个罪 犯。

冬季的寒冷还未褪去,但夜晚的横滨依旧使人感到寒冷。亚特站在甜品店的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他忍不住再一次抬起右手看看手表。虽然怀疑自己很有可能又被骗了,但亚特也只是轻叹一口气,看着冒出的热气消散在空气中。

起源大概在两年前,横滨出现了一个名叫‘N’的怪盗。

所谓怪盗,就是以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为目标来进行偷盗,...

梦与现实

奈因双箭头

艾瑟单箭头伊总


斯雷因是被吵醒的。

睁眼的一瞬间看到的便是一双平淡的赤瞳,在意识到什么之后,斯雷因感觉所有的热气像是都往脸上冒。距离过近,甚至似乎还能听到机械眼工作所发出的声响。

“醒了。”

“你、你,怎么靠得那么近!”

斯雷因想现在自己的脸绝对是红透了,想拿出身为子爵的架子和气势,但是说出的话却连完整都算不上。因为现在伊奈帆是坐在床边上,上半身几乎压在自己身上,这种姿势简直、简直——

“你看起来很紧张啊,斯雷因。”

“你的左眼就不能用眼罩遮起来吗!”像是被人揭穿一般,特别这个人还是界冢伊奈帆,斯雷因总会有种失败感。

“面对你不行,而且我认为这不用左眼也能看出...

伊总生贺!!!

持续几年的地球与火星的战争最终因艾瑟依拉姆公主的苏醒并极力阻止而以和平落下帷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僵持的战争中无论是地球还是火星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摧残,双方人民渴求和平的愿望最终以公主的继位为契机而得以实现。


理所当然的,身为地球人的斯雷因伯爵作为火星大使长期留在地球。面对曾经是战争中极为难缠也是最具威胁性的敌人,地球方也由界冢伊奈帆出面接待。


即使到现在已经有了半年之久,斯雷因看着曾自认为是最大敌人的界冢少尉专心致志的吃着鸡蛋卷,仍感觉有些恍惚。


至于为什么伯爵先生会住在上尉先生的家中并且在一张桌子上吃着鸡蛋卷,这种事咱们暂且不谈。

嘛,总之事情就这样了。


“斯雷因...

© 啊啊啊雅 | Powered by LOFTER